<input id="iya3v"></input>
  • <div id="iya3v"></div>
  • <li id="iya3v"><ins id="iya3v"><thead id="iya3v"></thead></ins></li><dl id="iya3v"></dl>
    <dl id="iya3v"><ins id="iya3v"></ins></dl><dl id="iya3v"></dl>
    <div id="iya3v"><tr id="iya3v"></tr></div>
    <li id="iya3v"></li>
    <div id="iya3v"><tr id="iya3v"></tr></div>
    <dl id="iya3v"></dl>
  • <li id="iya3v"></li>
    <li id="iya3v"><ins id="iya3v"><strong id="iya3v"></strong></ins></li>
    <sup id="iya3v"><ins id="iya3v"></ins></sup>
    <div id="iya3v"></div>
    <dl id="iya3v"><ins id="iya3v"></ins></dl>

    幸福(江油)生活網

    江油人自己的幸福生活平臺
    消費者熱線:0816-5190777 官方認證 放心購物 擔保交易
    您當前所在的位置是: 首頁 > 新聞中心 > 電商咨詢
    農產品上行,思維還是要變一變
    發布時間:2018-06-15

        怎樣實現農產品上行?目前各方的心情都是比較迫切的,特別是中央電視臺《焦點訪談》欄目集中報道后,地方政府、電商平臺都在紛紛的憋大招,有的地方甚至不惜重金。但以目前農產品上行的現狀而言,如果不在思維上做調整和突破,恐怕局面也難有大的改觀。

         目前的農產品上行,深受工業品上行的影響。在操作上 要么集中打爆款,塑造一個成功的案例;要么給補貼,大家都去開網店,想通過千軍萬馬強行闖關。但從后來的效果看,并不是十分理想。以打爆款為例,農產品溢價空間本來就低,爆款走量往往低價營銷,結果反而讓正常價格的網商受到了沖擊。讓普通農民或返鄉創業者都開網店,三五年以前還可以,現在往往同類產品網上賣家已經很多,后來居上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幸而,農產品上行并不是徘徊不前的,而是在積極探索之中。

       本地的農產品,一定需要本地的電商賣出去嗎?似乎不一定也不需要。以新疆紅棗為例,其實網上賣新疆紅棗最多的并不是新疆人,而是三只松鼠、西域美農等零食電商,他們都不是新疆本地的企業。從電商數據來看,東南沿海各省既是電商賣家最多的 省份,也是電商買家最多的省份,買和賣的交易額都在全國排名前列,其電商的發達程度不言而喻,農產品也不會例外。某種程度上講,新疆的紅棗就是楚材晉用。因而一些地方的土特產品如果遲遲無法上網,在本地電商一時半會兒不能扛上主力的時候,還是多請這些外來的和尚念念經。

        本地的農產品上行,一定要在本地發貨嗎?也不一定。根據阿里巴巴的數據,陜西省武功縣2016年排名農產品電商交易額第五名,他們主要的交易類目是干果,可是武功縣并不產這些東西。而是以西域美農為代表的一批新疆電商,在武功建立了運營基地,將新疆的干果集中運到武功,再通過快遞一件一件發出去。因為新疆的物流成本實在是太高了,而武功縣地處中國地理位置中心區域,物流價格已經便宜到全國最低之一。

        是不是本地電商就一定需要在本地呆著?也不一定。一個小縣城是很難讓年輕的外地電商從業者長期呆下去,所以電商公司出現了分離辦公的現象,它的運營前端可能在杭州等大城市,是為了與電商平臺溝通方便;它的運營中端可能在物流成本比較低的地方;而它的運營后端則需要建立在原產地的附近。所以有的電商企業能注冊在本地當然最好,因為還要交稅;如果不能注冊在本地,而能很好地銷售本地農特產品,也是值得歡迎的。

        自己生產的東西,就一定需要自己賣出去嗎?也不一定。對許多傳統企業而言,事必親躬不是最好的選擇。在安徽的碭山縣,全國大量的網上銷售的黃桃罐頭是從這里出去,但賣罐頭的并不一定生產罐頭,而是由罐頭廠在代加工;而那些罐頭廠原來是做出口加工的,現在雖然國內市場起來了,卻不一定需要自己去賣,給微商做代加工,也挺滋潤。如果把目光再移向義烏,小商品的“網批”現象已經形成有幾年的時間了,義烏的老板們不是自己在網上親自賣貨,而是招來全國的網上經銷者,讓他們分銷,或者直接給他們貼牌。顯然,我們的政府在著急著讓傳統的農業產業化龍頭企業轉型做電商的時候,也要在思維上有所突破,否則自己懵懵懂懂直接搞電商是一件比較危險的事。

        是不是搞電商就需要在網上把東西都賣出去?也不一定。京東與四川仁壽縣合作搞了“E路高歌枇杷行”的活動,枇杷在網上炒熱了,但其實通過網上直接零售的枇杷占全縣總產量的比例并不高,因為零售的總量總是有限的。然而通過這項活動,仁壽枇杷在互聯網上的搜索指數增長了數倍,線下的批發價格也漲了,而且還把枇杷露廠的枇杷露飲品順路捧紅了,從而讓仁壽枇杷實現了更廣泛的銷售。電商,有時候只是產業的一個先鋒軍,但不等于主力部隊,所有的農產品都要在網上銷售是不可能的,但卻可以通過電商大大促進全面銷售。

        是不是電商發展就需要電商主體越多越好?也不一定?事實上,低水平的店鋪同質競爭是很嚴重的,很容易出現千軍萬馬擠獨木橋的現象。所以,成熟的電商體系可能只需要20%的電商直接銷售者,其他的80%是從事配套產業鏈的。在浙江麗水的北山村,全村男女老少在網上銷售的戶外用品其實都是一家品牌商的,共同分銷而已。而在浙江麗水的遂昌縣,前幾年就通過網商協會的作用,把所有農產品進行了標準化的集中包裝處理,形成了麥特龍式農產品電商分銷體系。

        以上只是點了幾個具體的例子,事實上隨著電商自身發展的迅速變化,農產品電商完全可以順著這種變化加速創新,而且有可能實現彎道超車,這是需要電商與農產品結合得更緊密些,思維上再突破一些。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记录